• <span id="cejgh"></span><optgroup id="cejgh"></optgroup>

  • <span id="cejgh"><sup id="cejgh"></sup></span>

  • <legend id="cejgh"><li id="cejgh"><del id="cejgh"></del></li></legend>

    趙福全對話付于武(下):發揮好政府作用,深化人才工作,加快汽車產業轉型發展
    2023-08-29 關鍵詞:產業轉型 點擊量:20

    趙福全對話付于武(下):發揮好政府作用,深化人才工作,加快汽車產業轉型發展

    【核心觀點】

    政府力量:中國政府認清并抓住了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機遇,帶領中國汽車產業打了一個翻身仗。我們千萬不要忽視市場經濟中政府的力量和影響,比如對產業和技術發展的導向作用。

    雙管齊下:我國在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的同時,也在同步推進節能汽車的發展,像雙積分政策就是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積分和新能源積分并行,這為推動節能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共同進步發揮了巨大作用。

    最大紅利:在產業變革的關鍵時期,我們尤其需要充分激發全球第一、全國統一的中國大市場的巨大潛力,支撐敢于創新并成功創新的中國汽車企業早日形成規模優勢,進而形成中國汽車產業的整體優勢。這是中國最大的紅利,也是政府最應該大有作為的領域。

    地方保護:中國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的發展非常需要全國統一的大市場,而不是被地方保護主義阻隔分割的小市場。政府既要發揮支持作用,更要發揮主導作用。尤其是在市場公平性、法規統一性以及基礎設施前瞻性等方面,政府都應該發揮不可替代的關鍵作用。

    人才用留:汽車行業在多年發展歷程中形成了關于人才工作的一系列共識,例如事業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文化留人,等等,不過總體上效果并不好。從根本上講,不少企業只用人、不育人,同時也不懂得如何留住人。

    三個要點:第一,尊重和信任是打開人才寶庫的金鑰匙;第二,鼓勵創新,同時寬容失敗,這可能是造就創新人才的最好方式;第三,對于企業的人才工作,企業家是第一責任人。

    大膽創新:中國汽車產業正在引領全球智能電動汽車的發展,這是一條沒有人走過的道路,我們已經不能再跟隨別人前進了,這就更加需要我們大膽進行各種創新嘗試。而“失敗是成功之母”,唯有不斷努力創新,同時包容失敗,才能迎來最終的成功。

    人才與轉型:中國企業家們是否有識才、育才、用才的眼光、魅力和胸懷,是否能發自內心地尊重、信任和欣賞人才,這將決定各家企業最終能否成功,進而決定整個行業最終能否轉型成功。


    【對話實錄】


    政府在汽車產業轉型發展中的關鍵作用不容低估


    趙福全: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近年來蓬勃發展,比亞迪、廣汽、吉利等一批自主品牌車企為此做出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不過,如果沒有中國政府對于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認識和戰略定力,沒有多年持續的資金補貼和政策支持,沒有破解產業發展難題的強力措施和不懈推進,也就不會有今天全方位領先的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應該說,是中國政府認清并抓住了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機遇,帶領中國汽車產業打了一個翻身仗。

    付于武:完全同意。我們千萬不要忽視市場經濟中政府的力量和影響,比如對產業和技術發展的導向作用。此前,我國相繼發布了《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12-2020年)》《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兩份綱領性文件;同時,受工信部委托,中國汽車工程學會也組織全行業資源先后編制了1.0和2.0兩版《節能與新能源汽車技術路線圖》,指明了各個關鍵領域的技術發展方向和預期指標。在具體措施方面,我國出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雙積分政策,為企業發展新能源汽車提供了強制性的驅動力。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在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的同時,也在同步推進節能汽車的發展,像雙積分政策就是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積分和新能源積分并行,這為推動節能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共同進步發揮了巨大作用。實際上,多年來我最大的擔憂就在于,我們過于關注電動化和智能化技術而忽視了節能技術。事實證明,無論是我國政府,還是自主品牌車企,都沒有犯這個錯誤。

    舉例來說,我們看到大部分主流自主品牌車企,包括長安、廣汽、長城、比亞迪、吉利、奇瑞等,都發布了混合動力產品,特別是發動機的最高熱效率已經超過了44%,這是非常大的進步。原來大家普遍認為本田、豐田代表了混合動力技術的最高水平,自主品牌車企要在這個領域實現突破非常困難?,F在看來,中國的混合動力技術發展得很快,而且憑借技術的獨特性贏得了消費者的認可。在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的共同驅動下,2022年中國乘用車平均燃料消耗量達到4.11升/100公里,已經提前三年滿足了2025年4.60升/100公里的目標,這是在WLTC即全球工況下的數字,也就是NEDC即此前歐洲工況下的4.0升/100公里。在這個過程中,政府的政策法規起到了重要的引導作用。

    趙福全:付理事長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復雜大產業的發展從來就不只是技術問題那么簡單,也不只是企業問題,還需要政府的力量。例如,汽車產業的發展不僅與產業政策、法律法規、標準體系,包括補貼、稅收等財政措施緊密相關,而且還有賴于整個社會的基礎設施建設,而所有這些都需要政府的統一規劃和有力推進。尤其是在中國汽車產業把握變革機遇、實現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我們更不能低估政府的關鍵作用。

    正如您談到的,新能源汽車在中國的快速發展,不僅得益于政府長期堅持的財政補貼政策,而且也受到了雙積分政策的強力驅動。雙積分就像一只無形的大手,推動企業努力開發有競爭力的新能源汽車產品。因為雙積分規定了車企新能源汽車產量的下限,如果企業的產品沒有競爭力,就不會有產銷量,沒有產銷量就不會有NEV正積分,這樣就會受到相應的考核處罰。從這個角度來看,帶有強制性的雙積分政策甚至比鼓勵性的財政補貼政策作用更大,它促使幾乎所有的整車企業都不得不在新能源汽車方面進行投入,從而開發出了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有競爭力的新能源產品。這充分顯示出了政府在產業發展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加快破除地方保護,發揮全國統一大市場的中國優勢


    趙福全:事實上,相對于電動化,汽車智能化更加需要借助國家以及地方政府的力量。展望未來,基于車路協同的模式發展智能汽車乃是大勢所趨,這就必須實現“人-車-路-網-云-圖”的互聯、互動,其中很多基礎設施是由不同的政府部門或機構共同管理的。比如數字化道路系統的建設和運行管理,同時涉及到交通部、住建部、公安部以及工信部等多個部門,還涉及到中央與地方政府的權責分工,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如果智能的“路”,包括相關的一系列新基建,不能落實到位,那么車路就無法有效協同,智能的“車”也就不可能真正有效落地。在此情況下,即便整車及各類供應鏈企業都做好了份內的工作,也是遠遠不夠的。

    那么,政府如何在汽車產業后續的發展中更好地發揮作用,以確保中國能夠抓住千載難逢的變革機遇,實現全面趕超和創新引領呢?請付理事長談談您的看法和建議。

    付于武:我認為中國有兩大優勢:第一,我們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單一汽車市場;第二,整體而言,這是一個全國統一的大市場。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是此前中央提出來的,不過我覺得目前還沒有充分落地。沈烈初老部長最近與我交流時也談到了這一點,他說,“老付,你們對這個問題要多發聲。中央的這個政策非常好,但在地方上并沒有完全落實。比如這次特斯拉的降價引發了整個行業的降價潮,不少地方都出臺了補貼本地車企的政策,這不是破壞全國統一的大市場嗎?長遠來看,這對產業健康發展的損害是巨大的?!?/span>

    在我看來,這次價格戰中有這么多車企依托地方政府進行了如此大幅度的降價,即便一時能夠達到增加銷量的目的,也注定難以持續,更會傷害到在國民經濟中舉足輕重的汽車產業。因為中國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的發展非常需要全國統一的大市場,而不是被地方保護主義阻隔分割的小市場。如果說我們進入國際市場時,都擔心會遭遇到外國的貿易保護政策,那么在中國境內又為什么還要分省分市設置市場壁壘呢?要知道,不公平的競爭環境只會造成相關企業競爭力的下降,并阻礙優秀的企業脫穎而出、加快成長。

    在產業變革的關鍵時期,我們尤其需要充分激發全球第一、全國統一的中國大市場的巨大潛力,支撐敢于創新并成功創新的中國汽車企業早日形成規模優勢,進而形成中國汽車產業的整體優勢。我想,這是中國最大的紅利,也是政府最應該大有作為的領域。各級地方政府都應該按照中央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思路和部署來落實,不允許搞地方保護,不允許設置“籬笆墻”。

    趙福全:地方保護主義不只體現在補貼本地車企的產品上,還包括一些地方的政策、法規和標準,人為地限制一些特定技術路線的導入。以地方特色為名,以阻礙其他車企產品進入當地市場為實,以此來保護本地企業。

    付于武:是的,這種情況還非常普遍。比如國家定義的新能源汽車包括純電動產品,也包括增程式電動和插電式混動產品。然而在很多地方,增程和插電產品并沒有享受到新能源汽車的待遇。像北京市就比較典型,至今也不允許消費者將增程和插電產品作為新能源汽車購買,而是劃歸到燃油車,受到更嚴的限購。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北汽之前走的是純電動技術路線,一直沒有推出插電產品。記得我在一次會議上曾經提出過反對意見,我說,發展新能源汽車不能只考慮純電動一條路線,尤其不能為了保護本地企業而否定其他技術路線,這是不合適的。結果會后地方的人還專門過來向我解釋,希望我能體諒。

    趙福全:中央從全局出發提出了“全國統一大市場”的理念,而負有促進本地經濟發展責任的地方政府,卻采取了保護或偏向本地企業的各種政策。這種畫地為牢的地方保護主義,看似情有可原,實際上是在作繭自縛。試想你限制了別人,那別人會不會限制你?結果只會導致本地企業的產品也很難在外地市場上公平地參與競爭。同時,對本地企業的過分保護不利于其形成真正的競爭力,最終還會影響本地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尤其是在產業變革之際,我們更要加緊拆除地方保護的“籬笆墻”,讓所有產品都能在全國統一的大市場上公平競爭。否則,企業大量投入研發出來的創新產品,卻無法順利拓展到其他省市的市場,又如何擴大規模、收回投入來繼續創新呢?可見,地方保護已經成為當前中國經濟發展中的一個大問題?,F在國家正在推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新發展戰略,其中國內大循環是重中之重。我想,如果不破除地方保護主義,國內大循環的主體作用是很難充分發揮的,優秀企業的持續努力也只能是事倍功半。因此,我建議各級政府應該重點關注這個問題。

    除此之外,我剛才也談到,未來智能汽車的發展與城市的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包括5G網絡、云控平臺、數據中心以及各種路側單元等息息相關,同時也與建設、運行這些基礎設施的技術標準和政策法規息息相關。在這方面,中國更加需要做到全國一盤棋,否則就會出現這種情況:在上海非常智能的汽車,賣到了北京之后就“水土不服”,不能很好地發揮作用了。而如果企業不得不針對中國不同地區的城市環境,開發滿足不同技術標準的智能汽車,那將是一種悲哀,勢必影響智能汽車產業以及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等的創新發展。

    正因如此,我認為,在推動智能電動汽車快速發展、實現汽車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政府既要發揮支持作用,更要發揮主導作用。尤其是在市場公平性、法規統一性以及基礎設施前瞻性等方面,政府都應該發揮不可替代的關鍵作用。


    人才是第一資源,我們的人才工作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趙福全:最后一個問題,也是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人才。中國汽車產業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依靠的是一代又一代汽車人的努力;我們能否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同樣有賴于新一代汽車人的努力。說到底,人才是產業發展的基石,是事業進步的保障,也是生產力中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第一資源。

    而在全面變革之際,汽車產業出現了一系列新技術,諸如電動化、智能化和數字化等等,這就要求新時期的汽車人才必須具備新知識和新技能。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開始走出國門、走向世界,這不僅需要掌握相關國家的法律法規和國際貿易的“游戲規則”,還需要了解當地的語言、文化以及風土人情。因此,中國汽車產業還迫切需要大量的國際化人才。

    我知道,付理事長一直非常重視人才工作,現在也擔任著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的名譽理事長,可能您在行業里講得最多的就是人才問題了。那么,您覺得人才在中國汽車產業的發展進程中需要發揮什么作用呢?對于各種不同層次和類型的人才,像領軍人才、復合型人才、專家型人才以及國際化人才,我們應該如何有針對性地培養呢?面向產業未來的大發展,中國在人才工作上有哪些挑戰?怎樣才能有效應對這些挑戰呢?

    付于武:你的提問實際上涉及到很多問題。按理說,我談人才問題應該比較容易,但其實壓力很大,甚至還有一些糾結。二十大報告中提出,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這是在國家層面上對人才的戰略性和重要性給予的明確定位。而從產業層面看,汽車行業在多年的發展歷程中,也形成了關于人才工作的一系列共識,例如要事業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文化留人,等等,不過我覺得總體上效果并不好。

    我們專門做過調研,比如在汽車營銷領域,一些崗位員工的平均在職時間只有兩年,長一些的崗位也就是兩年半。盡管正常的人才流動有利于促進行業的發展,但是如此頻繁的人員更替顯然是不正常的,其背后是企業之間彼此挖人的惡性競爭。這不僅給企業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和壓力,也讓人才很難沉下心來熟悉業務、加快成長。從根本上講,我認為這還是因為我們的人才工作做得不夠好。不少企業只用人、不育人,同時也不懂得如何留住人。


    要尊重、信任、欣賞人才,要寬容失敗,企業家是第一責任人


    趙福全:那為什么會出現上述問題呢?是企業沒有把人才用好?還是各類院校沒有把人才教好?又或者是政府和行業機構沒有把人才組織好?請您談一談具體的原因和對策。

    付于武:原因是多方面的,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至于說解決之道,我在汽車工程學會工作了20多年,同時在汽車人才研究會也擔任了兩屆會長,就我個人的觀察和思考,我認為人才工作特別需要重視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尊重和信任是打開人才寶庫的金鑰匙。

    講一個我自己的例子,當年我剛剛畢業,初到工廠工作時,我們的總工程師就交給我一項任務,讓我設計一個電火花加工機床。這項工作應該說是一個技術難題,而且涉及到電化學的知識,我之前并沒有學過。但是總工還是決定由我來做,并安排了一位老師傅來配合我。后來我邊查資料邊研究,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把機床做出來了。說實話,這位總工對我的尊重和信任真的讓我非常感激,這讓我之后做任何事情都很有信心。所以,我認為尊重和信任是用好人才的一把金鑰匙。

    中國是有很多人才的,關鍵在于我們能不能發現他們、培養他們、激勵他們,而給予其足夠的尊重和信任至關重要。我覺得,目前在企業層面上,尤其是各級管理者,對于人才的尊重和信任還不夠。不管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存在這個問題。

    舉一個例子。還記得幾年前我們一起去本田訪問嗎?那天下午我們試乘試駕了5款不同的產品,晚上這5款車的設計師與我們一起吃飯。記得當時本田的社長就和這些設計師說,“你們盡管大膽嘗試,如果出了問題是我的責任,如果取得了成績是你們的功勞?!边@番話讓我印象深刻,充分體現出了一家企業對于人才的尊重和信任。

    再舉一個中國企業的例子。保隆科技在這方面就做得很好,公司的兩位負責人張祖秋和陳洪凌剛從軍工口招攬來兩名汽車電子工程師,就讓他們負責開發傳感器,后來又開發電控懸架,都做得不錯,把他們的才能發揮到了極致。我后來和這兩名工程師交流過,他們加入保隆科技時,企業并不大,尤其在汽車電子方面還很弱小。但是企業負責人非常信任這兩位新人,把他們當成寶貝一樣委以重任,所以他們也就竭盡全力來完成任務。在我看來,對于優秀的人才,尊重和信任在很多時候甚至可能比薪資和福利更有激勵效果。

    第二,鼓勵創新,同時寬容失敗,這可能是造就創新人才的最好方式。

    我們總是說創新人才非常缺乏,但我們有沒有保護創新人才呢?要知道創新具有不確定性,只要去做就難免有失敗,因此我們理應寬容失敗。那么,在實際工作中我們做到了嗎?我覺得,各位企業家以及企業的中高層管理者,都應該這樣自問和反思?,F實情況常常是,誰出了錯,誰就得檢討,誰就會受批評,甚至會被扣減薪資待遇。顯然,我們在寬容失敗方面做得還很不夠。

    曾經有家傳統企業開發一款新的電子產品,不幸失敗了,結果創新中心的主任被迫辭職,整個電子團隊就地解散。我知道這個消息后,真的覺得太可惜了。一家傳統企業想要轉型談何容易,好不容易把電子團隊建起來了,卻因為一次嘗試的失敗就放棄了。要知道,一款新產品遭遇失敗是很正常的。如果企業家以為只要創新就必然會成功,就一定能做出成果,那實在是大錯特錯。我想,企業只有形成了寬容創新失敗的氛圍和文化,才能真正成就創新人才。

    第三,對于企業的人才工作,企業家是第一責任人。

    如果企業家能夠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影響人才,用自己的尊重和信任帶領人才,用自己的求賢若渴感動人才,那么這家企業的團隊一定會非常有戰斗力。在這方面,長安汽車的朱華榮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比如他引進了龐劍等一大批優秀人才。龐劍是一名海歸,和你也是老朋友了。龐建曾經和我說過,他之所以加盟長安汽車,就是因為朱總展現出來的企業家胸懷。由此可見,不管是民企還是國企,也不管是本土人才還是海歸人才,只要企業領軍人對優秀人才足夠尊重、信任和包容,就一定能把團隊帶好。

    說起來對于海歸人才,我本人有著某種特殊的感情,我曾經勸說過很多海外人才回國工作。福全,你是大海歸,了解海外人才回國時的種種糾結。這時候有我這種人“推”一把,常常是很關鍵的。而我最看重你們海歸這個群體的優勢,也正是我們老一輩汽車人和國內汽車人不完全具備或者說有所欠缺的,包括國際背景、專業功底、學習能力、開放包容的價值觀以及正規做事的職業態度,這些也恰是中國汽車產業所亟需的。當然,人無完人,具體到某個人身上,都會有這樣或那樣的缺點,但這并不影響我們用海歸之所長,更不妨礙海外汽車人才回到中國來發揮重要作用。

    以上三點是我的個人體會。當前汽車產業的新賽道上充滿了機會,也充滿了挑戰,企業要想把握機會、應對挑戰,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才。我希望,中國的企業家們都能把人才工作做得更好,中國的汽車企業都能擁有一支優秀的創新型團隊。

    趙福全:付理事長講得真好!確實,說起來好像大家都懂得怎樣開展人才工作,諸如必須重視人才、尊重人才,以及用事業留人、用待遇留人、用感情留人等等。然而企業招人、育人、用人和留人的結果卻往往并不理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覺得,其中既有人才本身的問題,更有企業管理者特別是企業一把手的問題。在重視、尊重和關心人才方面,很多企業做得還不夠,還沒有把人才作為第一資源的潛力真正挖掘出來。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要給人才充分施展才華的機會,同時還要建立容錯的機制。一方面,不能只把人才當成花瓶來展示,作為業績來宣傳。因為人才是需要舞臺的,所謂“英雄要有用武之地”。如果不給優秀人才提供機會,即使薪資給得很高,最后也是留不住人的。另一方面,在創新過程中應該允許出錯,而且包容出錯。創新本來就是一個試錯的過程,帶有很強的不確定性。有時候周五還沒有做出來,但周六就做出了成果。如果在沒有結果的周五,就指責、埋怨人才,甚至讓其對此負責,那必將傷害人才的感情、信心和積極性,周六的成果又怎么可能做得出來呢?因此,我們必須允許人才出錯,包容人才在創新中的失敗。

    當前,中國汽車產業正在引領全球智能電動汽車的發展,這是一條沒有人走過的道路,我們已經不能再跟隨別人前進了,這就更加需要我們大膽進行各種創新嘗試。而“失敗是成功之母”,唯有不斷努力創新,同時包容失敗,才能迎來最終的成功。同時,優秀的人才也不是天生的,其能力提升需要一個積累的過程。此外,搭建團隊、形成合力也需要一個過程。所以,我們必須為人才提供無慮成敗、大膽嘗試、加快成長的機會和環境。

    第三點,企業真正的CHO即首席人力資源官,實際上是企業家本人。企業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把優秀的人才招來、用好、留住。在我看來,欣賞人才乃至愛才如命,是企業家用人的最高境界。因為只有這樣,企業家才會在人才取得成功時發自內心地與其共享喜悅,在人才遇到挫折時感同身受,全力為其排憂解難。所以,企業的首席人力資源官,并不是人力資源總監或部長,而是企業的一把手。

    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中國現在可能并不是缺少人才,而是缺少能夠發現人才、使用人才、培養人才的企業家。而這樣的企業家一定會建立有利于人才盡展所長的機制、環境和文化,使人才能夠安心在企業不斷奮斗。在其領導下的企業一定會公平公正地對待團隊的每一位成員,不搞內部斗爭,不搞論資排輩,從而讓新老人才自然而然地打成一片,為實現企業以及自身的價值而共同努力。

    當然,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所以剛才付理事長特別談到,企業如果沒有把人才工作做到位,企業家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要反思自己對人才的尊重、信任、包容和愛惜程度到底夠不夠?是不是為人才提供了充分發揮作用的機會和空間?有沒有真正做到用人所長、容人所短,讓有個性乃至缺點的優秀人才都能為我所用?能不能以人格魅力和寬廣胸懷吸引人才追隨自己,一起迎難而上?

    事實上,人才工作就是要從點滴做起。而很多看似人人都懂的大道理,在實際工作中卻有太多的企業并沒有做到,我想其根源還是在于沒有真正理解和相信。認識問題沒有真正解決,人才工作就不會有根本的改變,企業乃至產業的創新發展也就沒有了基礎的支撐。正因如此,付理事長今天講的這番話,是值得所有企業家以及各級管理者認真面對和深刻反思的。這也正是我們今天這場對話的價值所在。

    時間過得好快,與付理事長已經交流了將近兩個小時,最后我來總結一下今天對話的主要內容。

    我們首先探討了中國汽車產業的發展狀況。應該說,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努力,中國汽車產業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目前正行進在從大到強的征程中。特別是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迅速,引領了全球走向;同時在智能網聯汽車的新賽道上,中國也走在了世界前列。兩者疊加,使自主品牌車企在國內乘用車市場上的份額一舉增加到了50%左右?;厥走^去,中國汽車產業之所以能夠取得這樣令人鼓舞的成績,付理事長認為,關鍵在于中國依靠創新抓住了產業轉型的歷史機遇。

    不過展望未來,我們必須保持頭腦清醒——今天的成績還只是一個良好的開端,要在百年不遇的產業大變革中最終勝出,我們還需加倍努力。而且正如付理事長所言,與國際車企巨頭相比,自主品牌車企目前仍有很大差距,集中體現在企業經營效率即盈利水平上的不足,而這實際上源自于很多方面基礎能力的欠缺。

    我們也談到了中國汽車產業的海外發展。2023年,中國有望成為世界第一大汽車出口國,這是一次歷史性的突破。不過“中國制造、海外銷售”的貿易模式,今后恐將遇到越來越多的挑戰。所以,中國汽車企業“走出去”的方式必須改變:要帶著中國的汽車品牌、核心技術、商業模式和管理能力,也包括中國的供應鏈,到其他國家建立工廠,并建設供應鏈、銷售服務體系乃至研發能力;要按照當地的法律和文化,管理和使用當地的員工,利用當地的資源,打造出在當地具有競爭力的優秀汽車產品。當然,這將是一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為此,我們需要有夢想、有膽識的企業家,為提升中國汽車產業的國際化競爭力而不懈努力。在這個過程中,不只中國的整車企業要“走出去”,中國的供應鏈企業也要跟著整車企業一起“走出去”。事實上,這正是中國誕生全球頂級汽車供應商的絕佳機會。

    由此,我們又談到了整供關系這個重要話題。在產業全面變革的今天,整車和供應鏈企業需要成為真正的命運共同體。因為沒有供應鏈企業的支撐,中國的整車企業很難走得更遠;而沒有整車企業的成功,中國的供應鏈企業也很難快速成長。面對汽車技術越來越多元、越來越復雜的大趨勢,今后供應鏈企業必須不斷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做好相關領域核心技術的持續創新,以成為整車企業不可或缺的戰略合作伙伴。反過來講,整車企業除了強化基于軟硬融合的集成能力以及部分核心技術之外,也要以更開放的心態擁抱各類供應鏈企業。整供車企在未來的汽車產業生態中各司其職、各展所長,共同把專業化分工的協同創新做到極致,這樣中國就一定可以實現汽車強國的戰略目標。

    除了企業之外,我們還一致認為,政府將在本輪汽車產業變革中扮演關鍵角色。為此,中國一方面要破除地方保護,以充分發揮全球最大、全國統一的大市場作用。另一方面,要在推動與“人-車-路-網-云-圖”相關的新基建,構建車路協同的智能交通與智慧城市,以及出臺具有中國特色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標準等方面,系統規劃、前瞻部署、加大投入、加快推進,以充分發揮中國的體制優勢。如果中國能夠在適合智能電動汽車運行的環境打造上先人一步,那就會給中國汽車及相關企業提供率先練就真本事、形成新能力的戰略機遇。

    而上述所有的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有賴于人來實現。中國汽車產業走到今天,是過去幾代汽車人共同努力的結果;中國汽車產業走向明天,還要依靠新一代汽車人的繼續努力。展望未來,汽車產業的邊界在不斷擴展,汽車技術的內涵在不斷增容,相應的,汽車人才的概念及其能力需求也將大不相同。因為打造“新汽車”既需要硬件人才,也需要軟件人才;既需要相對傳統的汽車人才,也需要新材料、新工藝、新裝備以及智能化、網聯化、數字化等新領域的汽車人才。而如何發現、培養和使用好這些人才,使其發揮出最大的作用,這實際上是企業一把手的責任。希望中國的企業家們都能有識才、育才、用才的眼光、魅力和胸懷,都能發自內心地尊重、信任和欣賞人才,這將決定各家企業最終能否成功,進而決定整個行業最終能否轉型成功。

    最后,感謝付理事長的真知灼見。同時祝您身體健康。謝謝!

    首頁 電話 聯系
    會員登錄
    還未注冊?點擊立即注冊
    注冊
    已有賬號?返回登錄
    在线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喷潮高清无码|91精品人妻综合导航|另类综合一区二区